19 年一晃眼就过去了。。。

也许你觉得20091 31日还很遥远,也许你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那么想见到老同学,也许每年新年期间你都必须回老家(或陪太太回娘家),也许中学生涯已经是一段过于模糊的回忆。。。

我无法了解你对母校或老同学的感情,我只能说说自己的感觉。 其实中学这段日子在我的回忆中已经如同上一辈子的事那么遥远而不真实。 由于偶尔还在梦中出现一些同学年轻的面容,宿舍或课室的景象,梦醒时不禁一阵恍惚。 要知道,那些梦中所见,也许在现实中已不复在了, 包括我们的青春和曾经回响过琅琅书声的课室。

或者年纪渐长,生活被工作,业绩,房贷,车贷,乃至柴米油盐酱醋茶填得满满,纯粹的友谊也许已经是一种奢侈品。 在成年人的生活中,我们能够有多少机会建立起真正单纯的友谊呢? 那些不需要看你的名片,你座车的车款,不在意你的衣着穿戴,你的职业收入的友谊,你还拥有多少?

上个星期六,由于林文强的邀请,我和廖君凌一家共车回到母校,参加母校95 周年校庆晚宴。 宴席上我们见到陈思全和几乎20年不见的林文强和他的家人。 多年不见,甚至当年未必曾经交谈过,这些都丝毫没有成为障碍。 我们依旧侃侃而谈了整个晚上,直至负责外烩的工友收拾碗碟的声音已经在隔壁桌哐啷响起。

当我们开始步入壮年(天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当连我们自己也记不清自己年少时的样子, 却有人还能绘声绘影地讲述你当年的一言一行,或者某件糗事时,你的心中难道不会涌现一阵暖意吗?

当我们从恍惚迷途的少年,成为眼下的自己时, 谜底终于揭晓:原来当年的多少情真意切,茫然失意,或者雄心壮志,到如今都只剩谈笑间的云淡风清而已。 因此,我们才会对年少时的固执,偏见或主观哑然失笑。 由于经过了荆棘,冷眼,落井石和背后剑, 我们终于能够理智而客观地重新认识曾经同座,同班或同级的他/她,愿意重新延续一段在“青春这片干净的土壤中萌芽的情谊。

我相信那些每年都出席聚餐的同学不会错过20 周年的聚会(毕竟已经坚持了那么多年!),对于那些很少出席或者从未出席过的同学,我只能诚恳地邀请你,并且保证每位同学都会热情地欢迎你。

2009131日并不遥远。 你怎会不知道呢?连19 年都一晃眼就过去了。。。

欧阳

面子书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