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后我终于明白

席慕蓉是我从中学时期开始便非常喜欢的一位作家,虽然当时她的散文已经深深感动了我,但是直至现在,我才能说自己对她所写的终于有了自身深切的体会。

“生命里充满了大大小小的争夺,包括快乐与自由在内,都免不了一番拚斗。

年轻的时候,总是紧紧跟随着周遭的人群,急着向前走,急着想知道一切,急着要得到我应该可以得到的东西。 却要到今天才能明白,我以为我争夺到手的也就是我拱手让出的,我以为我从此的到的其实就是我从此失去的。”

谁没有这样的经验呢? 在升学与就业之间;在加薪与升迁之间;在甲先生/小姐和乙先生/小姐之间;在出国发展或留在国内之间;在与父母同住或另组织小家庭之间;在周末与父母吃饭或与岳父母喝茶之间;在出国公干或陪老婆进产房之间;在应酬客户或回家陪孩子之间 。。。

关于选择,她说:“在人生的长路上,总会遇到分歧的一点,无论我选择了那一个方向,总是会有一个方向与我向背,使我后悔。

。。。。

于是,我不断地充实自己,锻炼自己,告诉自己:要了解世间美丽与珍奇的无限,要安静,要知足,要从容,要不后悔我所有的抉择,所有的分离和割舍。

因此,对现在的时刻就越发地珍惜起来。  我想,所有被我匆忙地抛在后面的日子,对于它们,我是再也无能为力了。 可是,对那些即将要来临的,对眼前的这一个时刻,我还来得及把握,还可以用我的全心与全力来等待、企盼与经营。”

关于回顾,她这样说:“十九岁那年,站在山坡上,远远望去,仿佛所有的峰峦、所有的江流都充满了一种令人振奋的希望。 而二十年后再来登临,再来远远地望过去,山峦与江流外面的世界就是我们曾经摸索追寻、跌倒再爬起来、哭过也笑过的那一个世界。

。。。。

为什么在回头看的时候能够看得那样清楚,而在事情发生的当时却是惶惶然不知所措的呢?也许,有的人会说,这是随着年龄的成长而逐渐改变的一种力量。  那么,这种逐渐让我们改变的力量到底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一定要我们用一生的时间来搜寻才能发现呢?

。。。。

生活与生命真正的分野也许就在这里了吧:前者只是我们经历过的无法逃避的、在有一天终于都会过去的分分秒秒,而后者却是我们执著的,不断想要珍惜地记起来的那些人和事的总和。”

多数时候我们跟多数人一样,每天为肩上的责任如同工蚁般忙碌奔波,或许还需要戴上面具,忍气吞声地说着口是心非的话。 日复日,年复年之后,当我们偶然停下脚步,抬头认真地凝视镜中的自己,才发现不仅我们的肉身随年华老去,我们的面具也似乎已经长在脸上,脱不下来了。 也许只有非常用心地凝望双眸,才可能发现里面沉睡的灵魂。 也许只有面对相识于微时,一起长大的同学时,无论他或她成为怎样的人(那个时常在班上打瞌睡的猪!那个最喜欢作弄同学的捣蛋鬼!那个常被老师捏屁股的小子!),我们都能坦然以对,用我们的初心。 

节录摘自《写给幸福》,席慕蓉著,尔雅出版。

style="font-family:SimSun;mso-ascii-font-family: Calibri;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欧阳19-11-08

面子书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