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魔咒”求“人和”‧蔡親煬矢讓芙中攀高峰

( 黄玉清同学推荐 / 转载自星洲日报网站)

 

20年前,駱靜山校長黯然離開芙中時,拋下一句獨中校長不是人做的,似乎成為芙中歷任校長的魔咒,接任的幾位芙中校長幾乎都在面對人事紛爭的不愉快情況下,三兩年便離職。

 

 

李寬榮掌校逾3
駱靜山魔咒漸被遺忘

駱靜山在1989年離職後不到20年,芙中先後更換了8位校長,平均任期不到3年,以致獨中校長不是人做的被一些形容為芙中校長的魔咒

這句魔咒令芙中仿佛一直被困擾著,而即將在明年11日上任的新校長蔡親煬,到底能不能打破魔咒,備受關注。

事實上,目前的校長李寬榮掌校超過3年,芙中的情況已經逐漸轉好,所謂魔咒困擾已被漸漸遺忘。

 

 

董家教上下一心
無須理會魔咒

李寬榮今年底卸任後,準博士蔡親煬將接任芙中校長,然而,蔡氏接受《花城》記者專訪時,坦言不相信魔咒的存在,並認為人定勝天。

他表示,每一位新校長剛上位時都是信心滿滿,惟之後或許因人為因素才黯然離開,因此,如果董家教上下一心,達到人和局面,就無須理會甚麼魔咒

 

 

校長大小事務一腳踢

我不會把魔咒一回事,既然我來到,我就會做到最好,我希望能夠長久留下,所以,我定會竭盡所能,但是,未來沒有人能夠預測,若事與願違,那也是沒有辦法。

其實,每所學校的校長都不是人做的,需要處理大小事務,一腳踢及面對各方面的人或事,外人或許認為校長簡單易為,只要簽名即可,實際上,校長是揹負著龐大的壓力及責任。

他說,教育之路是一條艱難的路,受到大氣候及大環境的影響,沒人能夠很肯定的下定論,因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力把芙中辦好,讓芙中達到更高點。

 

 

學校是解決問題平台
廖伯琴一句話成動力

蔡親煬把芙中視為實現理想的地方,即把華文教育延續及發展,讓老師開心教書,學生愉快學習,家長放心把孩子送往就讀,也成為教育改革平台。

喜歡挑戰的他透露,他在承辦第一屆科學營時,主辦地點就在芙中,從此與芙中結下不解之緣。

營會結束後,他前往中國西南大學修讀博士班,當時,芙中校長李寬容、顧問謝上才及董事部就不斷接觸他,但由於對董總的全國工作有所牽掛,芙中卻局限於一所學校,所以,當時他猶豫不決。

直到有一天,我與廖伯琴教授交談,他劈頭就說學校是教育的第一線,也是學習解決問題的最好平台,這句話成為我的主要動力。

由於明白到華文教育終須有人繼續推動,所以,他在回國與太太商量後,就決定到芙中發展。

 

 

是最大挑戰
需瞭解校務加強溝通

蔡親煬坦言,在未來掌校的日子,將是他最大的挑戰,唯有人和,許多事情才能順利進行,所以,他將加強與教師、行政部及董事部的溝通與關係。

他透露,在今年6月間出任芙中副校長時,他選擇與其他老師共處一間辦公室,拉近彼此關係,並更深入瞭解校務,以便未來更容易帶領團隊。

他認為,上司與下屬的關係必須良好,許多問題才能迎刃而解,而經過這些日子的觀察,他發現芙中確實存在某些問題,他也把這些問題看在眼裡,並引以為誡。

他說,當學校實行新政策,需要多方面的意見,因此,他往後推行新政時,會先詢問各造後才推行,他也會檢討現有政策,再以策略性方式解決當中的問題。

 

 

配合董事整合課程重振校風
3
方面發展芙中

詢及對芙中的規劃,蔡親煬表示將從3方面著手,即與董事部好好配合、整合學校課程及重振校風。

 

 

芙中董事非常積極

他說,董事部是學校的決策層,唯有與董事部好好配合,校務才能順利成長。他慶幸芙中董事非常積極,董事長張賢炳非常支持他,讓他有空間發揮。

 

 

會更注重思維提昇

談及整合課程時,他表示需視學生情況而定,除了傳統教學課程,他會更注重思維提昇,並把雙軌制度分清楚,糾正學生或家長對政考及統考的錯誤觀念。

他將以策略性方式逐步改變學校,如著重老師的培訓,帶領老師走出校園,開拓視野,以取長補短。

 

 

硬體需與人文結合

他認為,芙中學生紀律與校風還有調整的空間,所以,他會提高學生的學習態度與學術水平,讓學生掌握解決問題的能力,而非問題製造者。

芙中擁有很好的硬體設備,但這需與人文結合,我要讓學生在各方面都平均發展,從而提高校風。

他認為,教育的路是漫長的,雖然他無法馬上看到改變,但期望能在掌校一年後就能逐漸看到成果。

他表示將在接任校長及情況穩定後,再好好計劃芙中的未來。

星洲日報/花城2008.12.04

 

蔡親煬個人檔案
年齡:45
家庭狀況:與妻子育有2名孩子
學歷:英國利物浦JM大學天文/天體物理學士、澳洲欣本科技大學天體物理研究所天文學碩士、中國重慶西南大學科學教育研究所,科學教育(物理專業)準博士、聯合國國際天文聯盟國際青年天文學家學院-2007年第廿九屆天文與天體物理研究課程學員(馬來西亞代表)

面子书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