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价值

昨天晚上到吉隆坡慈济社教中心出席万芳的分享会,听到两个感动的故事。

故事一:

与万芳一同从台湾过来的两位志工,也是慈济所拍摄的其中一部连续剧的故事的真实主人翁。 这位太太从小就在暴力的环境中长大,因此也成为了充满暴力的人,她的心中满怀着愤怒,她所懂得的表达方式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只有暴力。 因此,她不只是对别人使用暴力,也对自己使用暴力。 即使在她结婚、有了孩子以后,这种自小养成的性格依旧没有改变,无论对家中丈夫和孩子,或外人,她都用拳头,甚至刀子相待。 然而,这样一位太太,却有一位心中满怀爱意和温暖的丈夫。 每次在她充满怒气,拿着刀子,要冲出门外与人争执的时候,她的丈夫都会从她的身后将她紧紧抱住,即使被力气更大的她拖拽至大门口,都始终不放手;这样一位丈夫,在太太打完孩子,再打他之后,依然坚持不离婚。 因为他说,如果我放弃了她,我们的孩子就会变成她一样暴力,我们的家和孩子的人生就都完了。

在一次因缘际会之下,夫妇俩认识了慈济的志工。 在一次又一次的参加活动和在志工们的关怀引导下,太太终于受到感悟,并且开始反省自己的过去,学习放下从前的包袱,解开重重纠结的心锁。 由于她幸运地拥有一位对她包容、永不言弃的丈夫,由于她有缘遇见了慈济,才不仅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也通过自己的经历,给予更多人鼓励的力量。

故事二:

在万芳参加演出的慈济连续剧中,其中一部是有关一种罕见疾病-肌肉萎缩症的病人。 目前肌肉萎缩症还是一种现代医学束手无策、无药可治的可怕疾病,而且如果一个人患有此疾病,他的兄弟姐妹也很可能无法幸免。 由于要更精确地饰演肌肉萎缩症的病人,万芳有机会接触到一位病患,并且较为深入地了解她和她的妹妹的故事。

这位20多岁的女生,正在青春年华,却患上这个可怕的病症。 日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自然不在话下,由于一般人对这个病症的不了解和恐惧,也令她遭受到很多歧视、排斥、轻视和唾弃。

有一天,她走在大马路上,不小心跌倒,由于四周围没有能够让她支撑攀扶站起来的东西,她只好瘫痪在地上,祈求有好心的人经过能帮她一把。  等她好不容易等到几位妈妈带着孩子经过,一位妈妈很自然地上前要扶她起来,可是另一位妈妈却在旁边提醒说:“小心一点,你怎知道她不是装的?如果等一下她反过来告你推倒弄伤她,怎么办?”所以这几位妈妈就对这位女生说:“你再等一下,我们去找警察来帮你。”结果她等了好一会儿,都再也没有人经过,也没有警察来。 她只好用自己的身体,像蛇一样地爬行,慢慢地爬到一座建筑物的墙边,虽然只是普通人三五步的距离,她却花了20分钟,满身都是泥泞和擦破皮的伤口。 当她终于倚着墙壁,费尽力气站了起来,她望见刚才那些妈妈和孩子们在旁边的素食馆中,正在一边高谈阔论一边吃薯条,她的心中顷刻间充满了悲愤。

过了几天,她拨了一通电话给她同样患了肌肉萎缩症的妹妹,对她说:“我不想活了,为什么我们要活得这样痛苦?我们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我已经想过所有自杀的方法,我一点也不怕死。”妹妹在电话的另一边不晓得应该如何劝说激动不已的姐姐,因为她自己也深受疾病所带来的痛苦。 沉默了一下,妹妹轻声说:“姐,既然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怕活着呢?”妹妹的问题令姐姐顿时愣了一下,“既然我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不如活活看好了。”就这样,她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这个故事对你又有着怎样的启发呢? 万芳的分享是这样的: 当我们见到类似罕见疾病的病人,面对一些我们未知的事物而心生恐惧时(类似以前对麻风病人的态度,或者几年前SARS爆发时人们的恐慌),往往会不自觉地讲出伤人的话,做出伤人的事。 如同有些人在看见肌肉萎缩症的病人时,会讲出苛刻冷漠的话:“这些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用?只不过在浪费社会资源而已!不如死掉还一了百了。”

然而,我们记不记得? 当我们小时候,爸爸妈妈带我们逛街,在街上遇见乞丐或残障的人时,往往会趁机教育我们说:“你看!如果你不勤力读书,就会成为乞丐;又或者说,你看那个人没有脚不能走路,多么惨!你看你有手有脚,多么幸福!”是的,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对照,才发现自己的幸福、自己的快乐,自己的幸运。 而那些天生残疾或身患重症的人,正是上天派来的天使,用这么极端和痛苦的方式来提醒我们、来激励我们、来对照出我们的健康和幸福,我们凭什么对他们如此不屑一顾,残忍而刻薄呢?

无论是因自小受家暴影响而成为有沟通障碍,对人使用暴力的太太,抑或身患肌肉萎缩症的女生,她们当然有生存的价值。  而她们的生存价值得以有彰显的机会,正是她们身边有能够及时给予帮助、开导、包容、鼓励的贵人。 每一个人都有其生存的价值,都身怀着的使命来到这个世界,有时需要我们自己去发现,有时需要有贵人给我们机会。

面子书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