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同学作品

Posing with the artist

《芙中漫画》签名会 – 第一场

在《星火汇聚》隆重登场的《芙中漫画》引起极大的回响, 许多同学都在询问如何可以买到《芙中漫画》. 为此, 我们特别举办了《芙中漫画》签名会, 而第一场的签名会就在Empire Subang 的 O Cafe 举办了. 感谢 O Cafe 的老板 (也是芙中生) 特地腾出地方让我们在他那里搞活动.

第二场签名会将在芙蓉举行! 日期: 2011年1月23日! 敬请留意!

在Facebook的照片: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54551&id=544619530&l=efd0205883

在Facebook上也有很多同学们的照片!

部分照片如下:

《趣芙中·乐嘉华》2009年芙中校友嘉年华会

在山雨欲来的天色中,嘉年华会的筹委们陆续抵达母校,为2009年校友嘉年华会作最后准备。  悬挂布条、设立报到处、测试音响。。。

前来参加的校友们有些一家大小出席,有些与老同学相约回到母校重逢,大家对久违的母校发展都有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许多家长都迫不及待地带孩子参观当年自己上课的地方,曾练习过跆拳道的跆拳道场,曾上过实验课的科学馆,曾在孩子这个年纪就离家寄宿的宿舍。。。

开幕仪式中,蔡亲炀校长报告学校的近况和发展,并且对芙中校友的力量抱持钦佩和积极的期望。  嘉年华会筹委会主席林泽锋也对所有参加者表示由衷的欢迎和感谢。  在参加者的自我介绍中,我们得知此次有来自霹雳、雪隆、芙蓉、柔佛,甚至还有特别从东马坐飞机回来参加的校友,大家的盛情及支持实在令筹委会非常振奋与感动。

在寻宝游戏负责人陈志鹏的讲解下,大家开始了寻宝游戏红利题的解答,每一组成员都非常认真地埋头苦思,以求尽快回答完所有问题,继续第二环节的校园寻宝。  为了让校友们近距离地参观母校这些年来的发展和变化,校园寻宝的这个环节,所有参加者都必须根据特定的路线,沿途仔细观察,以便找到提示和答案。

那些完成了第二环节的参加者即可开车到沈香区,开始最后一个环节的芙蓉市区寻宝。  不同年代、曾寄宿或在地校友都一定对芙蓉市区有着各自难忘的回忆。  或许是某间电影院、某间文具店、某个食肆档口;当年拍拖、准备考试、玩乐、订做流行服装的地方,甚至从前每天上学必走的路线。。。。种种回忆都在一步一脚印重游故地的路上在脑海中重播。。。虽然有许多新的建筑、餐厅或公司,在参加者们的努力推敲和观察下,大家都发挥了无比的团体精神,绞尽脑汁完成了整个寻宝游戏。

对于曾经寄宿的校友来说,也许都对宿舍膳食怀着又爱又恨的感情。  或者有人在当年“油浸”老鼠粉/“大碌面”的阴影下日后提不起兴趣再吃;有人对每个星期一固定的早餐(半生熟鸡蛋、牛油加央面包)深痛恶绝;有人缅怀8人围坐供餐的情景,还记得有人为了不要成为最后一个吃完要抹桌子的人而狼吞虎咽;有人想起后来改为每人各自捧着餐盘排队拿菜,还被戏称说像吃牢饭;有人想念当年最喜欢吃的一道马铃薯焖鸡,西洋菜汤,每个周末的红豆糖水。。。无论是怎样的回忆,到了今日都变得珍贵,而且是我们共同拥有的。  我们不仅有机会在脑海中重温,还可以向家人、孩子、朋友实地印证,与当年的老同学一起回顾分享,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午餐过后,大家回到综合礼堂前准备启程前往A’ Famosa渡假村。  下午2点30分,开路的交警准时抵达。在张贤炳董事长主持的挥旗礼,校旗一挥之下,上百位参加者,约二十余辆车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经过了一番休息之后,晚宴在张贤炳董事长的致词中开始(在此感谢董事长在下午为我们主持挥旗礼,尔后往巴生办事,然后又特别赶到马六甲参加晚宴!)。  他向大家报告近期为母校筹建新行政楼的筹款最新近况,同时也呼吁校友们继续关心母校的发展,协助母校提升硬体和软体教学设备,以吸引更多后人子弟到芙中求学,为国家和社会培育更多人才。

当晚的主人家芙中雪隆校友会,也由会长沈剑国报告校友会近年举办过的活动,并且呼吁校友们积极提供意见,让日后校友会可以更贴切地举办大家期待的活动,以及提供大家需要的服务。  校友会的主旨是服务校友,并凝聚校友的力量来回馈母校和社会,然而这是需要校友们的支持和参与才能完成的,校友会希望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校友会不仅把这项主旨真正落实,并且越做越好。  他还向大家介绍了雪隆校友会为了支援母校《成人成才认养计划》,让更多人参与资助清寒子弟在芙中就学;以及为了响应母校筹集新行政楼基建设基金而发起的《一呼百应》行动。

当晚我们即刻就在董事长和夫人以RM2000作为一个振奋人心的开端,《一呼百应》行动在现场一共筹得超过九千元的新行政楼建设基金。  沈剑国会长强调,《一呼百应》行动是希望能够凝聚更多校友的参与,捐款的数额并不是要点,捐款的人数才是我们最重视的,只要每位校友尽一己之力,集合起来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校友会希望大家能够把这项讯息传播出去,发挥抛砖引玉的作用,深信每一项捐款都是能够激起千层浪的石子,都是能孕育万亩良田的甘露!

为了资助清寒子弟就学的《成人成才认养计划》,母校于数天前举行感恩会,让认养同学对认养人表示谢意。雪隆校友会福利组向大家朗读了认养同学钟嘉盈写给校友会和89年同学会认养代表蔡尚志的感谢信,同时也由会长沈剑国代表钟同学赠送纪念品给蔡尚志同学。

晚宴之中,大家从投影片中走过雪隆校友会自1967年成立以来的历史轨迹,以及新一届理事会在近年来举办过的各项活动。  之后,当然是各位引颈期盼的寻宝游戏答案揭晓及颁奖的时刻了。  在负责人陈志鹏以投影片详细地解码之下,场中发出一阵一阵恍然大悟的叹息声,以及一阵一阵兴奋欢呼的喝彩声。  最后12组参赛队伍,一共有6组得奖。  由名副其实的“冠军队”获得第一名,全女班的萤火虫队获得第二名,由陈志成的公司同事所组成的“苹果橙”队获得第三名,76年毕业生带领的团队获得第四名,来自柔佛的团队获得第五名,有地利优势的芙蓉校友会团队获得第六名。

10点左右大家就怀着愉快的心情结束晚宴,各自就参加A’ Famosa Cowboy Town的各项活动,或者继续叙旧交流了。

第二天早上9点30分,参加者用过早餐后,就在进行竞技比赛的草地上集合。  小孩子们都按奈不住自行在草地上奔跑玩乐,连大人们也放下平日严肃的身段,回复了童心。  在竞技比赛还未正式开始时,大家就已经为孩子们自行举行起接力赛,简单的游戏由大人们先示范,再有8名孩子参加,大家都卯足了劲地跑,那股认真劲一点也不输给奥运选手呢!在负责人的带领之下,6项竞技比赛由参加者分队进行,计有Money Games, Passing the string, Roll-a-Dicey, Step on it, Sweet Factory,和the Hoola Mexican wave。   大家都尽情地参与每项游戏,忘我地欢呼打气,一时之间都抛开了现实的烦恼和重担,仿佛回到童年般度过轻松快乐的时光。

11点30分左右,6项竞技比赛终于分出了胜负,颁奖之后,由校友会署理会长颜文信致闭幕词,感谢所有参加者的热烈投入每项活动;76年毕业的郑利同校友拔刀相助义务担任司仪,使到嘉年华会所有流程顺利完成,以及筹委会成员作出的努力,让嘉年华会圆满成功地举行。

相聚总有分离,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就有重聚的一天。  校友们,让我们开始期待下次见面的日子吧!

关于我们的坚持

近年来由于活跃于校友会的活动,因此在见到校友或非独中生时,我都不自觉地谈起独中、母语教育等话题,然而纵使感情上是坚定不移,但是言辞上往往觉得言不及义,无法完全表达清楚文化传承的重要性、独中的困境、母语教育的意义。。。。

我今天在google搜寻“母语教育”时,在一位独中校长的部落客中找到一篇文章,附录其中数段在此与大家分享,也许大家也更能够对自己心中的情意结找到更稳固的定位。

关于独中,他说:“独中教育是一支特殊的教育系统,它和国民教育是不一样的。  我曾经听过一位人士这样的疑问:”教育不是政府的事情吗?为什么还要华社去操心?”但是,在我们独中的教育圈子里,我们确实要操心这件事。

独中是上个世纪出现的历史产物,我们国家政府曾经在1961颁布了一项名为《1961年教育法令》,其中有一项措施是要当年的华文中学改制,成为国民型中学。  而那些不接受改制的华文中学,或是改制之后,董事基于华文中学不能灭亡的理由,又复办独立班,后来这两种学校就发展成为今天的华文独中。

独中在办学上完全被政府排除在国家的教育体系之外,因此独中必须自力更生,靠自己的力量来维持生存,因此,我们必须自行筹措办学经费,自行招生,没有钱,没有学生,就必须自己想办法。

我们当然很希望政府给我们固定的拨款来帮助办学,因此在现有的情况中,我们还是处在逆境中谋求生存,也因为经常处在逆境之中,我们更要珍惜这个难得的教育机会。  因此,我常认为华文教育的存在,就在于我们广大华社群众的坚持。

我们基于这么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成为一所具有广泛意义的华文独中,不仅要让我们的同学接受正规及有系统的华文中学教育,我们也在进行一项持久的社会运动。  我们通过筹款、通过举办各项活动,包括家长交融日活动,以及各种各样招生宣教活动,来唤醒大众重视华文教育的发展。

第二、从这项社会运动,显示了高度的民权意义,作为马来西亚的公民,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多元民族的国家,各个民族都有权利使用自己的母语来延续自己的民族文化,这也是我们的国家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因此,坚持发展独中,就是要宣扬我们的民族权利。

然后,从争取民权的运动中,独中教育也是一项文化运动,我们通过教育来传承民族文化。  有什么力量可以让一个民族继续生存下去?有什么力量可以让一个民族继续挺立下去,就是靠这个民族的文化。  文化的内涵从哪里来?就是通过我们的语言文字来进行教育,我们才能真正学习到我们自古以来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

如果问世界上什么社会运动最具有普遍意义?什么社会运动能够一代传一代维持下去,那就是我们国家的华文教育,而独中就是整个华文教育之中最重要的一环,也是最核心的一环。  失去了独中,华小的存在就失去了存在和合理性,失去了独中,华社汲汲于发展的华文高等教育就没有了基础。”

我曾接触到不少已经为人父母的校友,纵然他们毕业自独中,但是当替自己的孩子考虑升学问题时,经常还是会挣扎在念华校,国中,或是国际学校之间。  撇开经济考量,很多父母会担心自己孩子念书念得辛不辛苦,多过于文化的传承。  这让我回想到数十年前的父母,不管生计如何艰难,都要将孩子送往独中,接受华文教育。  当年那几代的父母对民族文化,对母语教育是否有更坚韧不拔的精神和更透彻深厚的认知呢?

他一篇曾发表在光华日报的文章中,对于母语教育是这样诠释的:“什么是母语?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就是小孩子呱呱落地之后,在母亲的怀抱中,他学会使用的第一个语言。 在我们的华人社会中,除了方言之外,普遍上是以华语作为孩子的母语。 当然,在城市地区,也有华裔家长习惯用英语来和孩子沟通,英语也因而变成孩子的母语。

然而,我们华社把华语当作母语,并不是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诠释,因为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诠释母语教育,并不能涵盖母语教育的意义,也无法符合华社捍卫母语教育的发展权益,进而向当局进行长期抗争的意义。 对于广大的华教人士来说,我们所谓的母语,是从民族认同的角度来诠释,因为处在一个多元民族文化的国家,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每一个民族文化都有自己的尊严,每一个民族尊严都必须用自己的语文来衬托。 像这样简单的道理,任何一个热爱华文教育的马来西亚华裔公民,都能明白,这也就是我国华文教育得以传承的心理因素。”

文中章节摘录自http://ongchboon.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