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是可以被唤醒的

上星期的某一天,沈剑国(87年毕业的学长),苏明明和我一起吃晚餐。   闲谈间谈起各自的中学,甚至小学同学会,也得知有些从来都不出席的同学缺席的原因。   对于同学聚餐这种场合,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受, 我只希望大家出席之间能怀抱一个单纯的目的:叙旧。

毕业20年, 同学们在人生的路上各自修行,各有各的际遇。  见面之时,有的人处于高峰,有的正陷于低潮,身在不同的处境各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然而只需要一点同理心,只需要稍微将心门敞开,我们便能一起感受犹如一炉篝火那般热烈的温暖。

在筹备雪隆校友会的40周年晚宴和89年同学会的20周年聚餐期间,参与筹备的同学不免有心灰意冷的时候,然而我们并不能要求每个人有同样的热诚, 无论是对老同学,老师或母校。  我总是这样鼓励自己和别人(如陈志成和廖君凌):“尽力就好!”

可是我的心中总有一丝希望:那段青春岁月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同样珍贵无比的,只不过它被我们埋藏得太久太深,上头还积压了现实生活中的各种负担和磨难,让我们几乎遗忘了自己曾经拥有过那么欢快飞扬的日子和纯洁朴实的友谊。

 因此,记忆是可以被唤醒的。  当你看到雪隆校友会40周年晚宴上老师们的照片,而心中有所触动的那一刻;当1991年毕业的同学们开始发起17年来他们第一次同学会聚餐时;当你在facebook 看见一张一个似乎熟悉的名字,然后不期然地发电邮问我那是谁的时候。。。

我们所有的努力,不是为了要向你们兜售保险或传销产品,不是为了要炫耀或比较我们的事业或家庭。  我们只为了提醒大家,我们曾经拥有什么。  如果我们珍惜,我们将继续拥有的同窗之谊。

欧阳

面子书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