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樓

「素描本」28
見報日:24/4/2009 中國報

@ 婉君

很久沒有去十四樓吃飯了。
離開了學校就好像一併把我的青蔥歲月也帶離了我的生活,當初並不覺得一座殘舊的組屋會在我日後的回憶裡扮演一個甚麼樣的角色,偏偏卻在離開了學校的十三年後,突然被幾個朋友喚起那段和「吃」有關的記憶。

最近在網路上與許多芙中生交換當年在母校求學的往事,我們當中隔了好幾屆,年齡的差距很大,大家在不同的階段對學校的外貌和師資的回憶各有不同,不過只有一個地方在彼此的記憶裡,從來不會因為物換星移而有所差異。

也許對一個寂寞的少年而言,校園裡的每個角落都藏著一樁樁的青春事跡,當然也包括了十四樓底層那幾間食肆和雜貨店。

每個放學後的下午,我的午餐幾乎在十四樓樓下的食檔解決。那座陳舊又流傳著許多靈異故事的組屋,多年之後留在我印象中的都是零星的食物滋味,以及懷春少女互訴心事的聚合地點。

在同學的口耳相傳中,我所認識的十四樓都是和死亡以及靈異事件有關。以前的芙蓉人一講起十四樓,首先想到的就是尋死的好去處。曾經有人戲言芙蓉只有一座最高的樓宇,想到自殺或者跳樓就只會想到十四樓。

在零碎的記憶裡,我唯一想念的是那家用豬肉碎配搭而成的椰漿飯。那幾乎是我每天放學後的午餐──叫一份雙雞蛋配著老板獨創的豬肉碎椰漿飯,然後一桌子人一邊談天一邊吃飯,如果當天不必上課,我們就會坐在店外悠哉閒哉的度過一個午後,至到老板搬動桌椅準備收檔才甘願回家。

十多年前的芙蓉沒有太多令人留連忘返的好去處,在山崗上求學的芙中生更是寂寞,那時候的十四樓對我們而言,猶如小小的生活商場縮影。

面子书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