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球赛如政治

球赛如政治动员警力抬走霹雳州议长,违反三权分立原则,民选的民联黯然含泪出局(州政权)!

有时候,球赛如政治,暗槌暗槌暗槌再暗槌!无语问苍天,苍天泪眼望众生,累亦有泪。

2008年3月8日是马來西亚的第十二届选的大好日子,因为唯有這个時刻是大家可以“以算是公正的方法”选出心目中的代议士。

通货膨胀、治安败坏、贪污滥权、种族关系等等的课题连连恶化,一片水深火热促使民怨冲天,一心要求改变的人民,成功走出了513事件的阴影,敢敢投下了反对票。

强烈的反风掀起了308政治大海啸,从此改变了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国阵不但无法收复长久失政的吉兰丹,同时也输掉霹雳,槟城,吉打和雪兰莪的政权。公正党、行动党,以及回教党放下成见,三党组成民联,联手制衡国阵,促成两线制的雏形。

凭借着谋杀民主的许月风在507权力凌驾议长,成功推举甘尼申(R.Ganesan)出任新议长。

许月凤证实退党,民联剩29个议席 – 暗槌

2009年2月4日,民主行动党籍的霹雳州行政议员倪可敏证实,多次传出退党可能的许月凤,已经正式退出民主行动党,成为独立议员换言之,霹雳州民联议席仅剩下29席,如果国阵与三名独立人士结盟,那么他们就可以30个议席推翻民联的领导,组织新的联合政府。

奥斯曼,嘉玛鲁丁退党激荡霹雳州政局 – 暗槌

2009年2月4日,选举委员会甫宣布奥斯曼和嘉玛鲁丁依然保留议员身份,人民公正党籍霹雳州美冷区(Behrang)州议员嘉玛鲁丁拉兹(Jamaluddin Radzi)即宣布退党,成为独立人士。

纳沙鲁丁哈欣重投巫统怀抱,四民联议员现身纳吉记者会!暗槌

2009年2月4日,大年除夕才宣布跳槽人民公正党的波达区州议员纳沙鲁丁哈欣Nasaruddin Hashim)今日较早前已宣布重投巫统怀抱。

霹雳州苏丹阿兹兰莎不同意解散州议会,而且还谕令人民联盟霹雳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联同阁员立即总辞!倘若民联州政府不这么做,则州务大臣及全体行政议员的职位将被视为悬空。

霹雳州苏丹谕令人民联盟州政府总辞不及三小时,霹雳州政府秘书已经兵贵神速致函州务大臣及全体行政议员交还办公室及办公室里柜子的钥匙,而且还声明不能带走办公室里的任何文件。(动作可真快!)

首相宣布新任霹大臣,赞比里宣誓就任 – 再暗槌,而且还是一直槌个不停

2009年2月5日,首相阿都拉宣布,现任47岁的巫统邦咯区州议员赞比里是新任州务大臣。国阵新任州务大臣的宣誓仪式订在明天下午3时30分,在霹雳州苏丹位于江沙的皇宫举行。

2009年2月6日,警方镇暴队发射超过50枚催泪弹逮捕9人,霹雳江沙皇宫外发生警民冲突。

2009年2月9日,巫统内部消息说,国阵霹雳州政府的七名行政议员人选已有定案,而造成民联霹雳州政府倒台的“最后一根稻草”许月凤肯定将出任行政议员。除了许月凤之外,另一名华人行政议员是马华公会积莪营区州议员马汉顺。

霹雳州原任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在上午率领州行政议员到怡保州政府大楼办公,但遭到60警方和联邦镇暴队阻止,无法进入,而打道折返大臣官邸。

2009年3月3日,根据霹雳州议会常规,州议会必须在州政府大厦二楼的议事厅召开,但是警方早早就在州政府大厦入口设下层层障碍,阻止州议员入场。巫青闹场有人亮枪警察不理,霹州议会史无前例树下开会。警方为了阻挡记者采访及民联议员前进,非常粗暴的推挤议员及记者。

2009年3月5日,怡保高等法院今天审理霹雳州三名独立州议员挑战州议会议长的案子,再度不准霹雳州议会议长西华古玛(V. Sivakumar)自聘律师打官司,裁决西华古玛必须由州法律顾问代表出庭。

2009年3月7日,传召郑立慷母亲录口供,事隔一月警方秋后算帐?

强拖议长离开议会厅,警方成武力夺权帮凶 – 这绝对不是最后一槌!

2009年5月8日,《独立新闻在线》探悉,电视台昨天都接到指示,不可播映霹雳州议会议长西华古玛(V. Sivakumar)遭数人(怀疑是暗探)粗暴抬出议事厅厅的画面,因此昨天各主要电视台一概没有播映这段震撼马来西亚人的画面。

许月凤向议员喷胡椒喷雾 – 你槌我不到

许月凤倒戈后,一夜之间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她在九洞的服务中心也被挂上“出卖九洞选民,出卖霹雳人民”的布条。不过,政治圈一直盛传,国阵政府将在霹雳州局势平定后委任她担任行政议员。

 

如果你想玩政治,重点不是你有多厉害,而是你有多少朋友或“贵人”?你有多少朋友和贵人,就要看你平时有没有广结良缘,多行益善。

如果你对政治没兴趣,请不要排斥它,因为政治人物身上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体会! 比如:反转猪皮就是“屎”。

我没有拿胡椒粉喷雾器,我拿的是锁匙圈,哦不,是Pen Drive,你也可以说我拿的是手枪啦!

我没有拿胡椒粉喷雾器,我拿的是锁匙圈,哦不,是Pen Drive,你也可以说我拿的是手枪啦!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笑看政坛多好玩;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身荣华富贵!They say: he who has the last laugh has the best laugh. Was that day, in Ipoh, the last laugh? Or is the last laugh yet to be laughed? And who is going to have that last laugh? Politicians are so devious. But, I don’t bother.

有一首歌,许月风应该很想大家(心里很暗槌的人)去听,希望听后身心能够平衡,不再执着。曲名:得意的笑
唱曲:国阵合唱团(原唱李丽芬)        词曲:小虫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
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20090507_sivakumar_dragged
名和利啊什么东西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世事难料人间的悲喜
今生无缘来生再聚
爱与恨哪什么玩意
船到桥头自然行
且挥挥袖莫回头
饮酒作乐是时候
那千金虽好
快乐难找我潇洒走条条大道

我得意的笑
又得意的笑
笑看红尘人不老
把酒当个纯镜照

我得意的笑
又得意的笑
求得一生乐逍遥

面子书评论:

发表评论